是叫继北啊。

我永远喜欢EXO

我会像一个骑士永远守护你的光芒

薛洋是命

世界女孩的胜利

@幽闻花 她和我一家的

我永远喜欢敬太太


脾气爆

性转警告。

   叫醒仁妮最有效的方法。

 

男号倒是欧的不行

笑不出来

(方应看你不行啊)

关于继北

不要和我套近乎
只要你不喜欢蔡徐坤
我们就地结婚

厌恶双蛋

混韩娱 SM公司爱

咸鱼一条

我还小 我还能长(chi)


EXO是我的生命

九锥盛世 十二辉煌

不吃十二人 我的EXO只有九个人

灿白 开度 城堡 勋兴 勋勉

WE ARE ONE

让我们一起迎接盛世

关于在一起之后 2

cp:咕咚 轻度ooc请注意
想不到吧还有2.jpg
大型欺凌活动请注意
1
每当新年佳节时队长总会给他们递上一个袋子
说道
“今年的新年礼物啊,我可是攒了好久好久的钱才给你们买下来的。”
感动,非常感动。
即使这件衣服和去年你说送给我们的新婚礼物一模一样。
2
每当情人佳节时夏楠总会给顾顺递上一个袋子
说道
“情人节都是给自己喜欢的人做巧克力吃的,你懂我意思吧?”
顾顺突然有点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对夏楠这个人突然有好感,因为自己刚好愁着怎么给李懂做巧克力。
“你给我做了巧克力送李懂?”
只见夏楠温柔的笑了笑。
“老娘让你帮我做,我给我老公上香用的,神经病。”
好感没了,
再也不会有了。
3
每当元宵佳节时佟莉总会给李懂递上了点钱
正当李懂以为是欠下的压岁钱时
佟莉说道
“快给我去菜市场买面粉和黑芝麻啊肉啊什么的,对了我们这几公里开外都没菜市场,你跟着顾顺开队长车去离这最近的那里买,哦还有我们都不会包汤圆,这个也交给你和顾顺了。”
有对象就是没人权
真的,
我没骗你,
所以快点加入我们吧,
反正你就算四十了也嫁不出去还不如给国家效力。
4
每当端午佳节时罗星总会给他们递上一个篮子
“赶紧帮我把这一堆粽子皮丢了,发臭了。”
“你信不信我直接塞你嘴里。”
罗星?
顾顺倒是不怕。
5
端午并不是佳节大家注意一下。
是屈原因为他的同性恋人而跳江的日子。
是祭日,不是佳节。
不是佳节。
(认真)
6
每当圣诞佳节徐宏总会给他们递上一个礼物盒。
说道
“这东西能用能吃,希望你们夫妻生活和谐啊。”
顾顺打开,瞄见了杜蕾斯,他贼笑起来,晚上撕开包装后发现却是杜蕾斯状的棉花糖。
上面还有海绵宝宝的图案。
空气安静,
两人软了
总之这段时间都不想硬起来了。
道理我都懂,能吃我懂,能用是什么?事后了还能吃吗?
高端,学不来。
7
每当国庆佳节大家会在众人中抽签抽一个人的宿舍来开Party 。
我们的顾顺李懂同志每一年
每·一·年(棒读)
都会被幸运的抽中。
队长:我们将要在众多的宿舍中抽一个来开party,那么谁会那么幸运呢?
求你了让我把这种幸运留在战场上躲子弹吧。
顾顺说道。
8
他们的party开完后总是一窝蜂的全跑走,
留下顾顺和李懂扫地上一堆的瓜子壳,
也只有瓜子壳,
party?
不存在,
存在的只有嗑瓜子壳大赛。
9
每当劳动佳节队长带着他们进行植树活动。
这可能就是青春吧。
跟训练不同的是,晒得通红的脸上都布满着笑容。
对啊,
树苗丢给李懂顾顺就行了,
反正李懂也会丢给顾顺,
让他刚进队时那么拽,现在结婚了更拽,
该换的总是要还:)
10
每当没有佳节过得时候他们一般都在执行任务。
顾顺和李懂理所当然的分在一组。
但是队长看着他们的眼神却变了个样。
“李懂你到底是怎么看上这小子的?长得虽然也还行身材也好,可这脾气脏的跟什么似得。”
“队长你在这个场面说这种话不好吧,还有你这么说我真的要翻脸了。”
这种对话是经常的事所以双方都不怎么当真。
就李懂一个人还紧张兮兮的担心他们会不会闹翻。
意外的可爱。
11
顾顺的生日到了,他期待着李懂会送自己些什么。
是手写的情书吗?亲手做的小蛋糕?说不完的情话?还是什么也不做。
可顾顺都没有猜对。
但是顾顺并没有多么的难过和伤心。
因为那晚的李懂格外香甜可口。
12
当然如果没有队长的喊集合的声音。




我承认我是个空行狂魔,因为我真的看不惯一堆文字凑在一起,我看着不知道为什么怪不舒服的。
还有我并不高冷所以请你们用力勾搭我好吗。
不能发表情包,无法表示我心里的感jio。
最后,
咕咚真好吃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
不对还要at这头猪@有文化 
不排除有错字和有病句,发现请及时私信或评论我来更改。
请关注我这条咸鱼,拜托了。

关于在一起之后

cp:咕咚
我吹爆他们
轻微ooc 纯属娱乐
1
自从突击队知道顾顺和李懂在一起之后,
反应并没有那么激烈,
特别是队长,
就说了个“哦”。
2
任务照常执行,
就是在某些时候,
会莫名的演出一场琼瑶剧的感觉,
队长忍了很久。
变习惯了。
3
是有想过要把他们俩拆散,
不过顾顺说了一句,
“拆散可以,不过他会不会紧张到帕金森就不晓得了。”
队长看了眼沉默的李懂,就再也没谈过要分组的事情了。
4
有次澡堂缺水,四个四个组队的进去洗澡,
当队长看到顾顺和李懂的时候,
说了句,
“你俩给我给我注意着点,我不想我们突击队因为你俩火了。”
有人问为什么,
队长笑了,
“我怕他们洗着洗着就会发出一些很不和谐的声音。”
5
因为顾顺和李懂的关系,队长就让他们俩单独住一间,
毕竟当兵的亲密时间很短,队长就稍微让他们好过一点。
夏楠得知以后皱了皱眉,
“你说他们会不会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到一半突然紧急集合啊?”
队长很不留面子的笑了。
笑的格外开心。
仿佛自己的目标达成了,
什么目标?
如夏楠所说。
6
顾顺跟着李懂去探望罗星,
罗星知道了他们的关系以后,
露出了让顾顺起鸡皮疙瘩的慈母微笑。
7
在生死一线中他们会互说“遗言”。
“李懂,如果我死了,你就找个更厉害的狙击手吧,记得让他好好培养你,你只是容易紧张,神经总是处于高度戒备,剩下的你都做的相当不错。”
“顾顺,如果你死了,我会陪着你一起死的。”
“李懂……”
“……顾顺。”
双双深情对视。
然后把敌军恶心到投降。
8
(借梗)
顾顺:李懂,请你汇报心的方位。
李懂:什么?
顾顺:你心的方位。
李懂:干什么?
顾顺:我要狙击他。
李懂:……你这么着急我死?
9
在一起也没腻歪到什么程度,
就只是在某些小细节默契到,
令人发指。
10
李懂没想过结婚,
这不代表顾顺没有。
11
顾顺当着突击队的所有队员面前朝着李懂单膝下跪。
只见他如黑夜那般的眸子里闪着坚定的光。
“懂哥我的户口本了解一下。”
“……”
12
结婚了?
算是吧。
李懂和顾顺拿着户口本靠着关系户,
偷偷的弄了个结婚证,
两人在照片里面容依旧,
没被照进去的,
还有紧紧相握的手。


结婚照交给你了@有文化 

我吹爆他们。

腐 慎入//当你的男人和你的男人在一起之后

李泽言x白起

身着黑色西装的男人挑眉看了看左手腕的项链,疲惫的身躯仿佛瞬间充满了力量,将丢在一旁的笔重新握在手中,眼睛习惯性的往桌子一角扫过,那个相框里的两个男人在雪地中相拥着,黑色的休闲西装和淡蓝警服紧贴在一起。李泽言笑了笑,继续着手头上的工作。

“批完以后就去警局看他吧,今天又要用什么样的理由呢?”


清晨,白起醒来,看着床旁边还存有温度的地方,裹紧被子往那挪了挪。楼下摆着一杯热牛奶和烤好的吐司,杯子下压着张小纸条,苍劲有力的字体写着温柔无比的话,男子忍不住笑了笑,拿起了热牛奶喝了一口。温热的液体滑过食道,温暖了整个小腹。

“给他带个手链吧,这样子他去哪里我都知道了。”

许墨x周棋洛

牵着神经紧绷并且将自己裹成黑衣人的周棋洛,许墨还是忍不住笑了,看着周棋洛瞪向自己的小眼神,许墨收住笑容,但眼底均是止不住的笑意。路过了一家小便利店,他却猛拉着许墨进去,推着小推车逛着零食区,许墨跟在周棋洛身后,看着周棋洛观音附体似得将一大包一大包的零食丢进小推车。

“万一吃成猪怎么办,这是要养一辈子的啊。”

早餐还是一如既往的丰富,周棋洛每天都要赞叹一句。自己喜欢吃的巧克力,喜欢喝的水果茶,喜欢看的动画片,全都呈现在自己眼前。他开始期待每一个早上男人会为他准备什么样的小惊喜。这是他每一天的忙碌之后,最在意的事情。看着厨房里忙碌的身影,周棋洛说道。

“许墨许墨!我们今天去约会吧!我请假了!”


文:继北

文笔甚渣,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诸君我吃李泽言x白起



【晓薛晓】关于学生会的那些事//内含cp

禁欲学生会长尘x搞事风纪委员洋

错字严重

晓薛晓

1
薛洋是我的大名,我的别名叫薛日天。
关于薛成美,不知道不认识,谁啊。
我刚升高一就当上了学生会风纪委员。
仗着(划掉)因为是风纪委员,高一甚至高二高三的人见着我也要敬畏三分。
因为我是有尸……我是有风纪委员称号的人呢。
没办法,不服高一义城班不见不散。
2
我的会长晓星尘是个洁身自好的人,办事妥当说话有理有据,当之无愧的学生会会长。
他身后永远跟着俩臭屁虫,分别是阿箐和宋卖艺。
阿箐暂且不说,毕竟咱俩也蛮熟的,说话也说得来,但是宋卖艺就不一样了。他是会长的竹马竹马,从小到大恐怕会长穿尿不湿的样子只有他看过。
为此感到十分不爽。
你隔着手机屏幕也能感受到我的不爽吧?
不能说没有,不然我的尸……咳不然我会以风纪委员的权利正义的制裁你。
总之,我非常不喜欢宋卖艺。
至于阿箐,晓薛晓社团的社长。
我也不知道这丫头吃错什么药了,明明很讨厌我老是跟着会长,还总是张口闭口“小贱人”的,对我偏见蛮多,却建立了晓薛晓社团。
我才不是因为这个才没有把她从会长身边赶走。
才不是呢。
3
我薛洋,不接受任何贿赂。
曾经有个小娘们儿为了接近晓星尘,给了我一大包旺仔奶糖,我不接受,因为大白兔……因为我非常正直。随后我十分友好的将她请出了学生会,并且十分友好的在放学后拉她到小巷子里面钉钉子。
很友好对吧。
当然了,我才不会让会长知道这件事情。我会把它隐藏的很好。
薛洋真是个正直且有友好和善的人——见过我的人都这么说。
因为不这么说的人都被我钉了钉子。
想不到吧.JPG
万万没想到。
人称街头卖艺宋子琛的那个宋卖艺刚好就在那条小巷子旁边卖艺。
当时生意不好,他想休息一下,便看到我在小巷子对那姑娘钉钉子。
跑会长那告状去了。
然后我的大白兔奶糖一晚上全被阿箐吃完了。阿箐跟我说是会长罚我的。
反正是会长罚的,只好认了咯。
脸上笑嘻嘻,
心里妈卖批。
4
魏无羡和蓝忘机,学生会里的一对狗男男。为什么这么说呢。
学生会没事干的时候他俩在天台合奏,搞来一堆热爱学习的学生硬要打开校门围观;学生会有事干的时候他俩在学生会里演奏,伴随着带有一丝凄凉的BGM中,会议变成了演奏会。
他俩虽然身在学生会,心还是在云深不知处里是吧。
天天就是天天?
呸!
你天天就天天,去厕所天天都ojbk,问题是本来每次开会我都可以和会长独处,就你俩最牛逼,我和会长独处你俩还在旁边一个吹一个弹。蓝忘机不谈,魏无羡那眼睛瞪得比灯笼还大,搞得我会对会长做啥似的……
……
好吧,就算我会做啥。
5
江宇直。
刚看到这名时我还以为是我理解错了,不过看到他递来的学生会申请表我发现我还是太年轻了。
姓名:江澄
别名:江宇直
性别:直男
特殊情况:我不想看到魏无羡和蓝忘机俩死给在我面前恶心,同时我也不想看到别的死给在我面前恶心。
ps:我,江澄,宇宙第一直。
呵,男人。
我不屑的瞄了瞄就同意了。
来吧这位小朋友,老子他妈恶心死你。
老子恶心不死你,魏无羡和蓝忘机更加他妈的给力。
比谢怜的菜还牛逼。
比戚容的骚话还恶心。
当我拿起下一张申请表,只见到一个熟人。
金光瑶的申请表。
我瞄了几眼,在别名那停了很多秒。
姓名:金光瑶
别名:金三米
性别:男
特殊情况:高达10厘米的帽子。
emmmm……
十厘米,有点过分了吧瑶妹妹。
勉强按了通过,只见下一张的申请表更加熟悉。
我以平时抢糖的速度将这张申请表揉成一坨球丢在垃圾桶里。
妈的宋卖艺。
死都不会让你进来的。
呸。
6
今天会长来到我家住一晚。
我有点兴奋,以至于差点把魏无羡的陈情当衣架,蓝忘机的忘机当搓衣板。
好好的将房子收拾了一下,就等着晓星尘会长到我家。
“叮咚”
来了来了!不免有点兴奋。打开门,出现在面前的便是晓星尘和——
“宋卖艺你怎么来了!”我有点感觉吃了屎一样,看着宋子琛手里的行李恍然大悟,“哦……帮会长提行李的啊……”
“是啊,我眼睛有点不方便,就让子琛帮我提着了。”晓星尘接过宋子琛手里的行李,“那么打扰了。”
蹲在门口看着宋子琛的确走远,我松了口气,转身帮会长提起行李,“会长跟我来吧。”
晓星尘点点头。
而我勾起嘴角。
晓星尘睡得地方自然是我的房间。
将晓星尘的行李放在衣柜旁,转身告诉晓星尘“道长,今儿晚你就睡这吧。和我一起,不建议吧?”
晓星尘摇摇头,“当然不建议,以前没钱买房住宿舍的时候你不也经常钻进我被窝里吗?”
啊,他还记得啊……
当夜,只见晓星尘洗完澡,白里透粉的皮肤冒着热气。他坐在床边,将束了一天的马尾放下,顿时墨发散在了床上。
我同坐在床边,说道“会长,不玩了,睡吧。”
他点点头。
嘿嘿嘿。
我知道我此刻很猥琐,但是你也不准说我。
你敢说我,我就打你。
7
会长跟着我一起到学校里,第一眼就瞟见了站在班门口的魏无羡。
“干嘛,这么盯着我干嘛。”被盯得后背发凉,我道。
“没啥,想问问你和会长昨天有没有做什么有损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运动。”魏无羡眨眨眼,猥琐的笑容让我都想揍他。
为啥说“都”呢,因为前面还有位江澄先生。
“没啥重要事滚回你班里和蓝湛天天去吧。”我说道。
“阿洋,礼貌一点。”会长在我旁边说道。
“好好好。”
“啧啧啧,蓝湛蓝湛你快看,薛洋这狗腿的样和以前可不一样吧?”魏无羡道,“当时可是为了抄一张卷子,差点把我桌掀了。”
蓝湛还很配合的点点头。
我不禁内心一呸,以示友好。
再骂句狗男男吧。
虽然看着他俩还有点羡慕,什么时候我和会长才能修成正果呢。
8
阿箐今天专门来我家找我了
圣诞节的今天,天气未免有点冷。看着阿箐的短裙,我问到,“小逼崽子你不冷吗?”
“你懂啥,这叫时尚。”
“是是是,但穿你身上真的就只剩下土鳖了。”
“呸!狗嘴吐不出象牙!”阿箐说道,“别逼逼了,跟我来跟我来!”
我有点疑惑,啥事让阿箐那么着急的叫我过去。
公园的那棵树挂满了灯,树下放满了谷种各样的礼物,而树旁站着的,是晓星尘。
“会,会长!”我觉得我的心脏要蹦出来了!
“阿洋,你来了啊。”晓星尘说道,“嗯,今天有事想和你说。”
“啊……嗯。”
“魏无羡和蓝忘机不是天天都在学生会里‘扰乱秩序’吗?”晓星尘说。
“是啊,怎么了。”
“我叫你出来,是想和你一起讨论怎么制止这个问题。”晓星尘笑道。
“……”有点失落,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在今天这个日子叫我出来。
“所以我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什么办法?”
晓星尘突然握住我的手,暖意从指尖一直荡漾到我的心头。
“我们在一起吧,薛成美。”
9
义庄有点冷清了。
薛洋将枫叶扫成一堆,在空荡荡的院子里独自一个人打扫着。
石桌上摆着一副棋盘,石棋子整整齐齐的摆在上面,似乎没人动过,却时时刻刻都有人将它擦的如玉一般透彻。
薛洋似乎是累了,他坐在石桌旁的石凳上为自己倒了杯清茶,又给对面也倒了一杯。
“道长,我梦到你了。”薛洋轻声说道,“我们在一个不知名的地方当官,算是这样吧看起来很像……阿箐魏无羡蓝忘机金光瑶江澄甚至是宋子琛,他们都在里面……”
他无意间摸到失去小指头的左手,一愣“还有,在梦里我的小指还在……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
薛洋抬头瞄了一眼对面,仿佛是小孩子在害羞一般,“道长还向我表白……”
似乎是一愣。
薛洋马上站起身来,“是我多嘴了。”
薛洋离开了院子,本来扫的整整齐齐的枫叶堆一下子被风吹散了。
石桌上,两杯清茶。
一杯被喝上了一口,另一杯却丝毫未动。
不是因为茶被薛洋泡的太难喝了。
是因为另一边根本没坐着人。